目视前方

2021-02-06 03:41

接下来大概15分钟左右,他每隔几分钟就重复喊着那句相同的话,眉头越皱越紧。终于,他忍不住了:“怎么回事,中心组的同学能不能快点!”不久,一个拿着对讲机的小伙子从远处一路小跑过来,来到他面前,操着一口广东普通话说道:“有些同学的车坏了。”“哦,知道了,那就让其他组的同学先把车借一下,让中心组先练。”年轻人语气有所缓和,但依旧不容置疑。

“广东各地不是在兴建绿道嘛,希望鼓励市民们出行骑单车。骑单车不仅是体育运动,也符合环保、低碳的概念,正好和大运会的理念不谋而合。”赵翼接着说,“当时,我可是在汪洋书记面前拍了胸脯的,一定要把这个节目做好。”

“这次负责开幕式的有两位执行总导演,其中一位叫柴门森,也是去年亚运会闭幕式的执行总导演。因为合作得不错,今年3月份,他就找我进组了,我算是最早进组的分场导演。”在谈到自己加盟大运会开幕式导演组的经历时,赵翼的口中多了一分骄傲。

这位不苟言笑的年轻人叫赵翼,33岁,毕业于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舞蹈专业,就职于广州市文化馆。去年的广州亚运会闭幕式上,有个节目叫《辽阔的草原》,就是他导演的作品,而他现在的身份是深圳大运会开幕式分场导演。

“《车行大运》难度不大,只要会骑自行车就行。”赵翼说道,“《青春旋律》就不一样了,滑板、极限拉拉操都需要经过长期训练(才能表演)。”为了保证《青春旋律》这个节目的完美呈现,赵翼花了不少时间和心血来物色参演人员,北京、上海、广州……不少城市都留下了他的身影。

(责任编辑:曹伟)

“总共有120名演员,就表演的内容和每个演员都沟通了好久,但到现在为止,一次都没有合练过。”赵翼说,“这个月15日所有演员都会来深圳集合,不过留给他们的时间非常紧,19日我们节目组内部就有一次联排,要检验各个节目之间的衔接。”

看到记者惊叹的表情,赵翼轻松地笑了笑:“好在我们还有十几个替补,每天都能保证全员上岗。尽管练得很辛苦,但这些受伤或是患病的同学只要身体一恢复,没有一个不是马上归队的,还有些同学,甚至是瞒着导演组带伤坚持练,因为他们知道有十几个替补在,深怕自己最后被换掉。”

“其实这个《车行大运》还是汪洋书记(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广东省委书记)的创意。”一不小心,赵翼又爆了个猛料,“导演组创建以来,汪洋书记和我们开过不少会,大概是4月底的时候,他提出了这个(骑单车)想法。”

立下军令状?那样会不会压力很大?对于这两个问题,赵翼先是给出了肯定的答案,但随即又表示参加表演的学生们让他既放心又感动。“因为其他节目都不在这里排练,因此这里每天都被我们‘霸占’着,学生们每天都要排练9个小时左右。前段时间比较热,340人的队伍每天都有几个‘非战斗减员’,有中暑的,有受伤的……各种各样的情况都有。”

尽管从小在广州长大,听的说的都是粤语,但让人惊讶的是,赵翼的普通话非常标准,完全没有一点南方口音。“毕竟专业是干这个的,要是普通话都说不好,怎么把自己的意思传达给别人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赵翼脸上那种不怒而威的劲儿随着笑容一闪而过。

而赵翼的一番话不经意地就揭开了这个谜。“我主要负责两个节目,一个是《车行大运》,一个暂定《青春旋律》,两个节目都和体育有关。”赵翼说。

大运会开幕式进入倒数30天,对于开幕式表演的内容,外界所知的恐怕只有曹国强前天对一众媒体说的那番话:“开幕盛典将向体育回归!具体怎么个回归法,开幕式那天来深圳看就知道了。”

7月12日早,一个看上去不到30岁的年轻人静静靠在“春茧”体育场主席台正下方的观众席上,手里拿着一支话筒。“请中心组的同学迅速拿好自己的(自行)车!”说完这句之后,便一声不吭,目视前方,黑着一张脸。

据赵翼介绍,《车行大运》是由340名来自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的大学生来完成,学生们每人骑一辆自行车,分为几个组在体育场内环绕骑行,其中中心组的同学将在舞台的正中央位置做队形表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