换小蓝机后

2021-01-01 23:57

刘刚说,调查问卷中好的建议,学校将考虑采纳,问卷则建档保存。

从统计结果看,几乎所有家长都赞同孩子放弃智能手机,使用非智能手机。只有一位家长不赞同,建议因势利导,只能疏不能堵。

“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,有一群小蓝机———咳咳,春姐,我觉得这个怪萌怪萌的小蓝机还是多有用的。放学回家不像以前那样先耍一下手机上一下网再做作业了。然后呢,我明显感觉做作业比以前快了。”

在监督卡的左侧,有几句提醒的话:亲,请记住你自己规定的用电脑时间(其他放松方式,任君选择);亲,请记住你的承诺;亲,请记住春姐(班主任杨春)的叮嘱。

上周五(10日)下午4点,初二六班召开了一次家长会,与其说是家长会,其实更像是一次动员会———在即将到来的寒假,学生要兑现自己的承诺“不用智能手机”,家长则要对其进行监督。

3个月前,铁路中学初二六班42名学生全部换用非智能手机;3个月后,他们承诺

“其实使用小蓝机后,对我的学习没有太多改善。但有一点,它让我学会遵守承诺和控制自己,还有感恩生活。”

2013年10月,重庆铁路中学校长黄兴力发了一条微博,“一位家长对学生玩智能手机深恶痛绝。他想在学校发起使用非智能手机、禁用智能手机的活动。用自己一年的收入为全校学生购买非智能手机并免费发放给他们。”几天后,黄兴力收到了近千条网友和朋友的评论和回复,其中有学生、家长、老师,也不乏知名校长、教育专家。一时间,“青春期遭遇智能手机”这一话题引起不少读者和网友关注,赞成和反对的声音此起彼伏。

有家长问:寒假期间如果孩子不配合怎么办?毕竟是寒假,不可能对孩子太严格。杨春回答:寒假期间的规矩,都是由学生们自己制定的,之前学生和家长也一起签了不使用智能手机的协议。这就是契约精神的体现,签了协议,“你作出了承诺,就要遵守。”

“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,有一群小蓝机……”

用非智能手机3个月,孩子们变化大

发到家长手中的这张a4纸,与其说是监督学习,不如说是监督孩子使用电脑。这张像日历一样的卡上,标注了从1月15日到2月16日,整个寒假期间使用电脑的情况。1月15日,玩电脑一小时,家长签字;1月16日,今天不准玩电脑,家长签字……以此类推。“单号玩电脑,双号不准玩电脑。”

杨春深得学生喜欢,便有了“春姐”的昵称。在她的办公桌上,有一本文件夹,全是班上的学生写给她的“悄悄话”,有不少都是说“小蓝机”的。

在脱离了老师的监督后,这些青春期的学生能否兑现自己的承诺,绝对不使用智能手机?老师在期待,学校在期待,捐赠手机的家长也在期待……

“平时我拿个智能手机,总喜欢一会儿摸一摸,一会儿又看一看。用非智能手机后,只是平时打打电话发发短信,其实这样也挺好的,可以把全部精力放在学习上。”

昨天(15日)下午,重庆铁路中学初二六班的42名学生,完成了最后一科期末考试,即将开始1个月的寒假。收拾好书包,李汶应特意来到讲台上,心中默念着黑板左侧的一段话———“亲,请记住你的承诺。教室里、上学路上、放学路上、家里,你都按照你的承诺做了吗?”

学生自定规矩,规范寒假用电脑时间

跟班上绝大多数同学一样,李汶应的兜里也揣着一个蓝色按键的非智能手机。这个被大家戏称为“小蓝机”、“蓝神”的手机,在陪伴他们生活了3个月后,即将迎来寒假生活。

用习惯了,小蓝机还是多有用的

“换小蓝机后,确实有一段时间不适应。不过慢慢也就习惯了,爱上了小蓝机。我逐渐改掉了在智能手机上玩游戏的习惯,就算现在停止这个活动(非智能手机试点),我也不会整天玩游戏了。”

李汶应的母亲坐在最后一排,难掩心中的欢喜。“期末考试前的最后一次摸底考试,他(儿子)考了前3名。”刚上初一,李汶应就有了一部智能手机。“着迷,随时随地都在耍。”李汶应的母亲说,吃饭看小说、晚上躲被窝里看电影,“要不是觉得手机贵,早就给他摔了。”因为堵车,周琦翔的母亲没能赶来参加家长会。周琦翔之前那款智能手机已被束之高阁,带按键的“小蓝机”每天都揣在身上。“刚拿到小蓝机,觉得不够酷。后来慢慢习惯了。”周琦翔说,最初不敢在其他班同学面前拿出来,“怕丢面子。”

杨春说,《寒假学习监督卡》是全班同学经过协商自己制定的。“但是,孩子玩电脑除了必须获得家长签字认可之外,家长还需要在场。”杨春说,这一点也得到了学生的认可。虽然有学生提出:家长要是经常不在家怎么办?“那就不能玩。”

班主任杨春说,经过3个月的试点,班上的学生已经基本摆脱了对智能手机的依赖。接下来的寒假,在缺少老师监督的情况下,学生们已经承诺绝对不接触智能手机。“这就更考验家长了。”杨春扬了扬手中的《寒假学习监督卡》。

《关于使用手机的家长调查问卷》共有10个问题,涉及孩子使用手机多方面的情况。其中第9题是:使用非智能手机后,家长觉得孩子有什么变化(比如:行为习惯、学习习惯、生活习惯等)?如有,请明确写出来。

“现在使用手机的时间比以前少了很多。前不久,母亲大人没收了小蓝机的内存卡,本来还可以听歌的,现在就只能通话和收发短信了。其实收了也没关系,让我有更多时间去学习,不再像以前那样盯着手机屏幕看半天了。”

“小蓝机对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作用,比如说以前很无聊的时候就会用手机耍游戏上网聊天,估计我眼睛近视也有它的‘功劳’。现在用非智能手机,耍手机时间少了,度数貌似也没有提高。”

放寒假前,学校希望能从家长那里获得更多更准确的信息,以知晓孩子们的变化。刘刚说,也许这些变化要到初三毕业时才会表现出来,所以请家长在问卷调查上如实填写,“不记名。”

去年10月16日,本报对“学生换用非智能手机”事件进行了重点报道,在社会上引起广泛讨论。

德育处主任刘刚也参加了这次家长会。刘刚告诉家长们,在3个月前引起轩然大波的“非智能手机”事件,只是学校教育活动中一个新的尝试和探索。不是猎奇,也不是学校的自我炒作。“请家长们放心,我们会保护好学生。”